弦渝

26个关键词的段子

基友出的词我写

为了完成任务瞎写,有沙雕有正经有ooc

可能涉及塞赫,双狼,银推,博娅,浮梅,星陈,凛真,龙羊,请避雷

Ambition野心

整合运动从未掩饰过他们的野心,但那些疯狂的拥趸们却难以知晓,首领们真实的内心。

Bless祝福

喀兰圣女,初雪,会为第一次见面的人献上祝福。

这事实上只是圣女的“nice to meet you.”

Circle循环

失败,撤退,卷土重来。这是一个循环。

梅菲斯特厌恶这个循环。

而浮士德却愿意陪梅菲斯特一遍遍经历这个循环。

Double双倍的

自从伊芙利特和艾雅法拉约好一起BBQ后,快乐就变成双倍的了。

Ear耳朵

博士曾经有一个疑惑,为什么有些干员有四只耳朵。

直到史都华德摘下了他的狐耳。

Frightened受惊的

有的鲁珀族人,看上去都拽得一笔的亚子,然而在遇到某个红斗篷的干员时,和一只受惊的菲林族也差不多了。

Gloom忧郁

博士每去一次仓库,脸上都会带上深深的忧虑。

“md……都养不起了啊……养家糊口真的好难。“

Hundred百

一次剿灭作战后。

“恭喜干员拉普兰德达成成就:百人斩!”

“哈哈哈哈老子天下第一德克萨斯做得到吗?”

德克萨斯并不想说话并给拉狗来了一记剑雨。

“恭喜干员德克萨斯达成成就:百狗斩!”

Intelligence智慧

罗德岛的博士无疑是个很有智慧的人。

在他理智足够的时候。

Jar罐子

蓝毒的柜子里有很多的瓶瓶罐罐。

“请不要触碰哦,您可能不小心就化了呢~”

蓝毒温柔地对博士说。

Killer杀手

“如何让整合运动的杀手一败涂地?“

“放一只阿消。“

Long长

罗德岛曾经评选过尾巴最长的干员。

至于是谁最终并没有定论。

因为提出这个想法的博士中途由于乱摸尾巴被合伙打了一顿。

凯尔希医生对此表示活该。

Mirror镜子

夜魔喜欢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如果被人看到她会朝人笑笑。

笑容有时挺正常的,有时会令人感到胆寒。

Nerve神经

白面鸮是个劝架小能手。

比如这种时候:

“美丽的小姐,晚上愿意同我喝一杯吗?”

“……神经病。”

“经系统查阅体检报告显示,干员xx并没有神经系统的疾病,该指控不成立。“

“……“

Occupy占据

梅菲斯特最近在学习像字开头的情话。

“像整合运动占领龙门一样,你占领了我的心,浮士德。”

“可是前面一句是个伪命题。”浮士德提醒他。

Pupil学生

作为一个好好学生,真理除了正经书和烘焙书外,也会对一些只能偷偷看的书感兴趣。

你问凛冬是怎么知道的?

她被那本书硌到过。

Quick快

“你给我搞快点。”赫默压低声音说到。

路过的白面鸮眼中光芒一闪,默默打开了录音。

“可是奥利维亚,这些文件都湿了,必须重新印才行。”

白面鸮失望地抱着文件走了。

“???”

“好了亲爱的,我们继续吧,我会快一点的。”塞雷亚温柔地说。

Request请求

雷蛇曾多次向博士申请限制芙兰卡在战场的权限以避免她的恶作剧。

“没事,习惯就好。”

刀客塔每次都带着奇怪的笑容安慰雷蛇并驳回了申请。

Status地位

白天工作的时候陈会多次提醒星熊上司和下属的地位。

晚上的时候情况就反过来了。

Territory领土

银灰的寝室门口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喀兰之主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初雪冷笑一声,把“领土“俩字改成了“猫窝“。

Unbelievable不可置信的

某次去企鹅物流的寝室找人的博士,看到角落里堆积成山的pocky和苹果派,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Victory胜利

“博士,我们一定会在一次次的胜利中,到达我们期望的彼方,对吗……”

“我同样坚信着。阿米娅。“

Wet湿

来自深海的干员身上总是带着湿气。

……只是有点湿气!不是咸鱼的味道!

X

咱真的写不出来X...X

Yock大笑

“战场上禁止大笑”

自从把拉普兰德编入常驻队伍后,博士新颁布了这样一条指令

Zit青春痘

关于青春痘这种东西。

“你看我的脸。这么帅的脸怎么可能长那种东西。”银灰不屑地对崖心说到。

“我记得你哥长过,挺多的。在维多利亚的时候。”王小姐咬着崖心贿赂的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

摸鱼,潦草,但我懒得改了_(:з」∠)_